至正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陜西首例走私珍貴動物制品案

發布時間:2019-09-03 16:06

陜西至正律師事務所——安龍斌律師團隊經典案例

陜西首例走私珍貴動物制品案


【案情簡要】

           2017年1月18日,被告人白某和宋某、王某(均在逃)攜帶兩箱犀牛角乘坐航班從香港飛至西安。到達西安機場后,宋某、王某先行離開,留下白某攜帶裝有犀牛角的行李通關入境。白某提取行李后,在通過海關工作人員通道時被海關工作人員阻止,并在接受檢查時發現行李箱內裝有疑似犀牛角制品。后經鑒定,白某走私進境的疑似犀牛角制品為非洲犀,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1;犀牛角凈重25.373千克,經濟價值為6343250元。

               (犀牛角,圖片來源網絡)

【律師工作】

          2017年3月,陜西至正律師事務所接受白某親屬委托,并征得白某本人的同意,指派安龍斌、武玥源律師擔任涉嫌走私珍貴動物制品案犯罪嫌疑人白某的辯護人。

           接受指派后,為了能夠更多了解案件情況,確定辯護思路,疏導犯罪嫌疑人心理,安龍斌、武玥源律師先后去看守所會見白某二十多次。

           在偵查階段,因本案是多人共同作案,而被偵查機關當場抓獲的,僅有白某一人,所以很多證據之間并不能相互印證白某所說的事實。偵查機關根據白某交代的線索,曾將本案的另一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抓獲,但因證據不足,檢察機關對李某作出不批捕決定。盡管辯護人向偵查機關提出過白某系從犯的辯護意見,但偵查機關卻認定犯罪嫌疑人白某系本案的主犯。 

          在審查起訴階段,安龍斌律師、武玥源律師與公訴機關聯系,遞交委托手續后,及時查閱所有案卷材料,又認真聽取犯罪嫌疑人白某的辯解。安龍斌律師認為,本案系共同犯罪,在主犯沒有歸案的情況下,白某僅負責將他人從南非攜帶的犀牛角包裝箱通關,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應認定為從犯。為了證實這一辯護觀點、獲得公訴人認可,在安龍斌律師的組織下,團隊成員經過多次討論研究,分工協作,緊密配合。在查閱其他省市相似判例,收集了相關學者對于該類案件的一些學術觀點后,辯護律師形成了準確、充分的辯護觀點。安龍斌、武玥源律師也多次前往西安市人民檢察院,與公訴人溝通案情,提交白某系從犯、自首的律師辯護意見。但因本案其他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嫌疑人未歸案,公訴機關認為,在其他同案犯沒有歸案的情況下,無法排除白某系主犯的可能。因此,公訴機關對辯護人提出從犯、自首的辯護意見未能采納。

(本案辯護詞和質證意見)

(辯護律師為本案所做的所有工作)

           

  (辯護律師工作卷及律師所列當庭發問提綱)

           在審判階段,安龍斌律師與團隊成員再次對該案的辯護觀點進行了論證,一致認為,如果認定白某是主犯沒有法定減輕情節的情況下,按照現行法律規定,白某將可能在十年上量刑,在其他主犯未能歸案的情況下,如果現有證據能認定白某系從犯,而不認定,則對白某以主犯論處明顯不公,也不符合刑法總則關于共同犯罪區分主從犯的規定。因此,在為白某進行有罪辯護的情況下,應該在庭審中提出對白某系從犯、自首的辯護觀點,最大限度維護白某的合法權益。為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安龍斌律師再次對司法案例的比較分析,整理出主犯未歸案,從犯如何認定以及走私數額量刑幅度有關材料,并準備好當庭發問提綱、質證意見、辯護詞等庭審材料。尤其在書寫本案辯護詞時,安龍斌、武玥源律師不厭其煩、反復斟酌,前后修改辯護詞草稿多達十次。

(庭審現場直播圖 ,辯護人安龍斌、武玥源律師)

           2017年12月15日,本案在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并在互聯網上直播。庭審中,西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白某走私國家禁止進出口的珍貴動物制品,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之規定,應以走私珍貴動物制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并認為,由于該案的其他同案犯未到案,故不能認定白某系從犯。庭審中,被告人白某坦白交代了其走私的犯罪事實,并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深刻懺悔。安龍斌、武玥源律師當庭發表了辯護意見。認為,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白某事先并沒有見過本案所涉犀牛角,也并不知道本案犀牛角的數量和價值。雖然本案的同案犯并未到案,但現有證據并不能證明白某系該案的主犯,根據存疑時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應認定白某系從犯。另外,被告人白某有自首情節,有明顯的悔罪表現,故應對被告人白某減輕處罰。

【判決結果】

           2017年12月底,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公開宣判,在判決書中,法院采納了辯護人提出的部分辯護意見,認為“本案系共同犯罪,在整個走私犯罪中,被告人白某僅負責從香港跟機到西安機場,將他人從南非帶出的裝有犀牛角的包裝箱攜帶入關,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對次要,可視為從犯,依法可減輕處罰” , 判決被告人白某犯走私珍貴動物制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白某接到判決后,服判息訴。

【案件小結】

            本案是陜西省內首例走私珍貴動物制品案,也是首例主犯未歸案認定從犯的案件,我省可供參考的判例資源和司法實踐幾乎沒有,尤其是本案中涉及到的兩個重要問題:

            在主犯未歸案情況下,已歸案被告人能否認定為從犯的問題。

           本案涉及的走私數額特別巨大如何量刑問題(按照相關法律規定,走私珍貴動物制品數額超過100萬的,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故公訴人、法官辦理此案,在定罪量刑上都存在困惑。由于安龍斌律師及其團隊人員,認真閱卷、研究案情,并通過不同途徑搜集百余份相似判例,整理出 相關從犯認定標準以及量刑標準,及時提交給合議庭參考。最終說服合議庭對被告人白某從寬判處,取得意想不到的辯護結果。案后,被告人白某及其家屬對安龍斌、武玥源律師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和極高的專業素養表示由衷的敬佩!

掃一掃在手機上閱讀本文章

? 至正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技術支持: 新絲路網絡
时时彩缩水app苹果 熊猫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娱乐 英超球队 海南琼崖麻将下载安 澳洲幸运8是不是官网 广西11选五购买 喜迎棋牌官网手机版下载 丫丫陕西麻将下载 山西11选五怎么看号 新疆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