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正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九民紀要》之資管業務裁判規則風向解析(上篇)

發布時間:2019-11-21 16:42

《九民紀要》之資管業務裁判規則風向解析(上篇)

作者:   劉龍飛

        

             2019年11月14日,最高院發布《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九民紀要》),一時間在業界掀起學習熱潮。《九民紀要》其性質更類似于“窗口意見”的匯總,最高院借此統一相關裁判規則,雖然不是司法解釋,但實際對法院審理所產生的影響不亞于司法解釋。

           具體到資管行業,主要反映在《九民紀要》之“關于營業信托糾紛案件的審理”部分,相比之此前發布的征求意見稿,可謂是“高高舉起,輕輕落下”,等正式文本發布,絕大多數資管從業人員都松了口氣,情況遠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糟,日子依舊還是不錯。但《九民紀要》中針對資管行業諸多熱點問題所確立的較為明晰的裁判規則,仍然是值得我們深思、學習并在實踐中牢牢把握的。

 

一、資管業務基礎法律關系定性為“信托”

           《九民紀要》第88條:

           “【營業信托糾紛的認定】信托公司根據法律法規以及金融監督管理部門的監管規定,以取得信托報酬為目的接受委托人的委托,以受托人身份處理信托事務的經營行為,屬于營業信托。由此產生的信托當事人之間的糾紛,為營業信托糾紛。

            根據《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 新規》)的規定,其他金融機構開展的資產管理業務構成信托關系的,當事人之間的糾紛適用信托法及其他有關規定處理。”

           早在2019年8月7日最高院發布《九民紀要》(征求意見稿)時,業內人士即對第七部分——即關于營業信托糾紛案件的審理的適用范圍爭論不休,因為征求意見稿中對此沒有說明,部分主張嚴格適用于信托公司的,理由是法無明文規定即自由,既然規定的是營業信托,自然只能適用于信托公司;部分主張適用于全部資管行業的,理由是從內容看基本涵蓋了資管行業的方方面面,具體條文表述中并不限于信托公司。相比之下,持后者觀點居多些。

          《九民紀要》第88條是原本征求意見稿中沒有的,本條第一款首先給予了“營業信托”一個較為明確的定義,這里筆者以為并不是區分于民事信托和公益信托,更多的是揭示營業信托的基本特征,為資管行業適用信托基礎法律關系打個伏筆。

           第二款則是本條的重心之所在,根據 《資管新規》的規定,其他金融機構開展的資產管理業務構成信托關系的,適用信托法及其相關規定。具體到資管行業主流機構(除信托外)——銀行理財、證券公司及子公司、公募基金及基金子公司、保險資管公司、期貨資管公司、私募基金,它們均具備已取得報酬為目的、以自己身份處理相關事務等共同特征,構成信托關系。

          此前諸多法院審判實踐中,對這類理財或資管類業務的法律關系往往都缺乏準確的定性,通常認定委托代理管理居多。至此,除信托公司以外的其他各類資產管理機構,在面向投資者發放產品時,可以光明正大地說雙方之間是“信托法律關系”,各級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時也有了一個較好的參照,這也是業界一直呼吁現在寫進了現實。

 

二、“回購條款”效力得到普遍認可

          《九民紀要》第89條:

           “【資產或者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信托公司在資金信托成立后,以募集的信托資金受讓特定資產或特定資產收益權,屬于信托公司愛資金依法募集后的資金運用 行為,由此引發的糾紛不應當認定為營業信托糾紛。如果合同中約定由轉讓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在一定期間以后以交易本金叫上溢價款等固定價款無條件回購的,無論轉讓方所轉讓的標的物是否真實存在、是否實際交付或者過戶,只要合同不存在法定無效事由,對信托公司提出的由轉讓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按約定承擔責任的 訴訟請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當事人在相關合同中同時約定采用信托公司受讓目標公司股權、向目標公司增資方式并以相應擔保債權實現的,應當認定在當事人之間成立讓與擔保法律關系。當事人之間的具體權利義務,根據本紀要第71條的規定加以確定。”

           回購業務,是資管產品常見交易結構中的重要一環,在融資信托中尤為常見,特別是在特定資產的收益權轉讓及回購業務中(業內許多對受/收益權經常不作區分,此次最高院統一行文收益權),對整個交易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從回購業務的交易結構來看,其實質為融資方提供 資金,由融資方支付資金占用費或利息,本質上屬于債權投資。

           在征求意見稿發布前,各地法院對回購條款所導致的法律關系認定也是不一,典型如:

           廣西有色集團有限公司與某信托公司糾紛案【(2016)最高法民終231號】中,最高院認定信托公司與回購房依《回購合同》形成股權收益權返售回購法律關系,進而將該案認定為營業信托糾紛;

           某信托公司與新疆絲路華通商貿股份有限公司、伊犁新發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糾紛案【(2017)新民初1號】中,新疆高院認為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特定資產收益權轉讓暨回購合同》為營業信托性質;

            北京天悅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與某信托公司糾紛案【(2017)最高法民終907號】中,最高院認定案涉《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協議》不屬于合同法規定的有名合同,一審判決根據協議性質參照合同法分則中最相類似的借款合同的相關規定處理,適用法律正確。

             還有的部分案例對回購協議的性質不作認定,如:

             重慶國際信托股份公司與安徽三聯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等合同糾紛案【(2015)渝高法民初字第0025號】,重慶高院認為《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協議》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

            《九民紀要》(征求意見稿)中則此類回購業務引發的糾紛不應認定為營業信托糾紛,而應當認定為信托公司與出讓方之間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發布便引起軒然大波。此次 《九民紀要》正式稿發布后,在維持非營業信托糾紛的基礎上,刪除了將將回購業務定性為“金融借款糾紛”的表述,肯定了信托計劃對 轉讓方或者第三方享有的權利應當得到支持。

           《九民紀要》首先在案由上,區分資金端和資產端,將信托公司與融資方的關系不再定性為營業信托糾紛。既然不是營業信托糾紛,如果非要給這類糾紛定個性,筆者以為參照北京天悅投資發展公司案,定性為合同糾紛比較適當。其次,刪除“金融借款糾紛”的表述,將有助于減少以后類似案件審理過程中法院認定“名為收益權回購,實為借款”的觀點和判斷,總體上利大于弊。最后,該條第二款提出,在做特定資產收益權轉讓及回購的同時,信托公司向目標公司增資持有股權用以擔保債權實現的,構成讓與擔保,按讓與擔保的相關規定執行。

三、“結構化安排”的效力部分得到支持

          《九民紀要》第90條:

           “【劣后級受益人的責任承擔】信托文件及相關合同將受益人區分為優先級受益人和劣后級受益人等不同類別,約定優先級受益人以其財產認購信托計劃份額,在信托到期后,劣后級受益人負有對優先級受益人從信托財產獲得利益與去投資本金及約定收益之間的差額承擔補足義務,優先級受益人請求劣后級受益人按照約定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信托文件中關于不同類型受益人權利義務關系的約定,不影響受益人與受托人之間信托法律關系的認定。”

             資管實踐中,結構化安排的基本方式一般有:1、優先級優先分配收益;2、劣后級單方面承諾差額補足;3、劣后級回購優先級份額。結構化安排的目的和產生的效果,對優先級而言,在于風險緩釋;對劣后級而言,在于杠桿撬動。實踐中更有許多融資方直接作為劣后級,其實有違資管產品結構化的本意。

          《九民紀要》(征求意見稿)發布前,各地法院司法裁判基本認可資管產品結構化安排的效力,典型如:

北京二中院審理的【(2014)二中民(商)初字第11032號】案中,二中院最終認定:金谷信托(優先級)起訴要求浙江優選公司(劣后級)按照上述約定收購本期信托計劃的優先級受益權……符合合同約定和法律規定,應予支持。

             江西省高院審理的【(2017)贛民終44號】案中,江西高院認定:雖然江西銀行(優先級)與邦信公司(劣后級)之間沒有直接的合同關系,但其各自與四川信托中就優先級受益人的權益進行了約定,根據《合同法》64條的規定,當事人可以約定債務人將第三人履行債務,第三人直接取得請求給付權,故江西銀行可依據該約定直接向邦信公司主張信托收益補足權利。

          《九民紀要》(征求意見稿)則規定:劣后級受益人負有在信托到期后向優先級受益人返還本金并支付固定收益等義務的,應當認定為優先級受益人與劣后級受益人之間構成借款合同關系,劣后級受益人為債務人。這種將資管產品常用的結構化安排簡單認定為借款合同關系的粗暴安排,固然有監管上的便利,但給實務中造成了很多困擾。如一旦認定為借款關系,實踐中很多資管機構可是不具備放款資質的。

            所幸的是,《九民紀要》正式稿發布時,刪除了“構成借款合同關系”的表述,對于優先級受益人與劣后級受益人之間的法律關系不作定性,只是對劣后級受益人對優先級受益人承諾的差額補足這一種情形下,劣后級受益人應當按合同約定承擔責任,予以了明晰,而對結構化的其他安排未做提及,特別是結構化安排中提到的保本保收益,切記慎之以慎,一不小心就會被視為剛兌的情形。

           即便劣后級受益人在上述情況下承擔責任,也需要作幾點澄清:1、關于劣后級受益人對優先級受益人承諾差額補足的安排需約定在信托文件中;2、信托文件約定的劣后級受益人的差補義務需在清算分配完畢后履行;3、只適用于優先級受益人與劣后級受益人之間的關于差額補足義務履行所發生的的糾紛。各受益人與信托公司之間的權利義務仍然適用信托文件的相關規定。

             該條裁判規則的明晰,將對后期各類資管產品的結構化安排有著積極的意義,倡導各資管機構盡可能的采取劣后級受益人對優先級受益人承諾差額補足的方式,并將相關承諾寫在信托文件或資管文件中,其他方式也不是不可以采用,但這種差額補足方式更容易得到法院的認可。

四、增信文件性質認定

           《九民紀要》第91條:

          “【增信文件的性質】信托合同之外的當事人提供第三方差額補足、代為履行到期回購義務、流動性支持等類似承諾文件作為增信措施,其內容符合法律關于保證的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當事人之間成立保證合同關系。其內容不符合法律關于保證的規定的,依據承諾文件的具體內容確定相應的權利義務關系,并根據案件事實情況確定相應的民事責任。”

           資管業務中,資管機構常常會要求融資方提供增信文件,由第三方提供的增信措施通常有差額補足、代為履行到期回購義務、流動性支持等類似承諾等。下面筆者簡要作以剖析:

           1、差額補足承諾:是指在基礎資產不足以根據交易文件的約定在相應的兌付日支付完畢當期預期收益或應償還本金時,由差額付款承諾人對差額部分承擔承擔補足義務的特別安排。實踐中,差額補足承諾在分級金融產品中被廣泛采納使用,用以降低優先級投資者的投資風險。第三方提供的差額補足承擔,又往往容易與第三方連帶責任保證相混淆,區別兩者的核心要素是看主債權是否存在。

           以資產支持證券計劃為例,大部分基礎資產的現金流生產能力是不足的,基礎資產債務人并不存在確定的支付義務,因此要求原始權益人一“將來債權”為主債權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在現有法律框架下顯然是不成立的。這一點需要特別注意。

           江陰華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福建省龍巖化工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2016)京03民初135號】中,北京三中院認為:《差額補足協議》與《信托貸款合同》相互關聯,其本質和目的是要保障江陰華中公司放貸的3.5億元資金安全,因此構成變相擔保。

            華融天澤投資有限公司與深圳恒譽投資實業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2018)滬01民初 字1075號】中,上海一中院認為:案涉《差額補足協議》系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

             2、代為履行到期回購:是指在基礎資產債務人于資管產品到期無法履行回購義務時,由第三方代為履行回購的特別安排,實踐中多以“回購承諾函”的形式出 現。但司法審判中對大量出現的回購承諾函性質認定不一,典型如:

            中國城市建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與某信托公司營業信托糾紛案【(2018)最高法民終867號】中,最高院認為:中城建公司向某信托出具的《承諾函》,系中城建公司的單方允諾,該承諾經某信托公司接受,雙方達成合意,中城建公司就河南中城建公司向某信托公司支付案涉回購總價款的義務,構成債務加入。

            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設開發總公司合同糾紛案【(2017)最高法民終353號】中,最高院認為:從《承諾函》載明內容分析,其系針對特定的銀行貸款出具,并清除標明當宜連公司出現沒有按時履行其到期債務等違反借款合同約定的行為,或者存在危及銀行貸款本息償付的情形時,高管局承諾以回購經營權的方式確保招行深圳分行的債權實現,故《承諾函》具有保證擔保性質。

             3、流動性支持:常常是指優先級投資者未得到足夠償付時,流動性支持機構有義務向優先級投資者提供一定的補足支付,來確保優先級投資者的收益更穩定和安全的一種特別安排。流動性支持承諾在資產支持證券和部分固定收益類產品、結構融資產品中使用較多。不同于差額補足協議安排,只要出現風險就需要承擔補償的安排,流動性支持往往還設有許多其他觸發條件。如果是強制履行的角度看,流動性支持承諾無疑是十分雞肋的。

           《九民紀要》關于增信文件性質的規定,與此前發布的征求意見稿并無太大區別,對于第三方提供的差額補足、代為回購、流動性支持等措施,首先看其內容是否符合保證的規定(主債權是否存在、同時結合《擔保法》第17、18條),如果符合保證的規定,法院則認定雙方之間系保證合同關系;如相關增信文件內容不符合法律關于保證的規定的,原則上依增信文件的具體內容來確定相應的權利義務關系,即不再對增信文件定性,認為其合法有效,直接適用。

掃一掃在手機上閱讀本文章

? 至正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技術支持: 新絲路網絡
时时彩缩水app苹果